首页 情绪管理

就心灵体验而言,我却是满载而归


  上个周日,去了某个渔村写生和参观那里的艺术村。那是一个本地与国外文艺爱好者的艺术交流活动。我与朋友只是趁空,抱着附庸风雅的心情前往。当时,那边的天气是极好的。偏晴的阴天是恩赐,偶现的阳光是热情的展现。抵达后,刚好赶上了画家作画的时刻。画家边画边解说一些作画诀窍,为观者上一堂生动的水彩画课。我们看了一会,之后就开溜寻觅适当的写生地点。只见来自各地的艺术爱好者,散落在各个小码头或浮台上杖起画架展开画纸,素描一幅悠闲。此时,无论是渔船、小码头、忙碌的渔夫人家甚至正在作画的素描者,都成了我们眼中的一道风景。

  闲悠悠的转着,我们并不急于寻找落脚之处。路上往来的车辆稀少,小孩们放心地在那没围篱笆的空地和窄窄的马路上奔跑游戏。看着在我们跟前嬉闹的小朋友们,我和朋友相视而笑,兴许大家都想起了各自乡下的童年。沿着河道行走,有几户人家在翻晒虾米和咸鱼,朋友趋前仔细观看,我们即便有这方面的常识,然而对于不是在渔村长大的我们,现场观看毕竟还是新鲜的。

  间中,我们也驻足观看渔村妇女把屎蛤、啦啦和其它贝类分进不同篓子的家常活动。我们也走进各小码头和浮台探视,大都堆了些捕鱼工具和杂物,里边或有人或没人,相差都不大。若有人的话,如是作画的同好们,我们或与画者谈画或静静观看;如是打渔人家,他们通常也只抬头望我们一眼,然后继续工作,对我们这种从城市到来,无故围观和探询他们生活的人的举动似乎已也不以为忤。想来,到来这里闲逛的都会人虽不至于人满为患,但也不会是少数。

  我们除了闲话渔村所见,也谈到了《渔夫和富翁晒太阳》的故事,意外地牵扯出一些生活哲学的讨论。

  我与朋友后来相中了某户渔夫家门前,依旧没人占据的浮台。坐下开始写生后,我们和后来加入我们的两位同好,也成为了随后来的、仍在寻觅作画地点的人眼里的风景。我坐下后,面对着河流,往来的渔船和在对岸浮台上忙着活儿的人们,太多流动的,可入画的素材,一时之间,我竟不晓得该如何取舍,如何下笔。

  束之高阁许久的画笔虽再度被拾起,却已忘了作画的方式。画不动了,我不禁摇头。就在此时,突然有艘快艇驶了过来停泊。啊!原来是主人刚去放下捕螃蟹的笼子归来了。那皮肤黝黑的巫裔渔夫,不但没怪我们非法占据他的浮台,甚至还热情地要为我们提供美碌饮料。

  在我们婉拒后,渔夫依旧热情,断断续续地与我们闲聊。我们因此听说了一些养蟹捕蟹的方式,知道了这简陋的房子是渔夫与他的妾与两个孩子的居所,也因此了解到渔夫家每到农历月初,家门前至马路,必有个三两天会被满涨的潮水淹没。

  

就心灵体验而言,我却是满载而归

 

  我急问:那几天生活该怎么办?那渔夫乐观地摊了摊手:就那样啊!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我不禁脸红,为在舒适环境生活的自己。在人为的环境中活久了,稍微的不如意便视为大事,已无法如渔夫般与自然融洽共处了!

  后来,我建议渔夫当朋友作画的模特儿,渔夫高兴得不得了,开始端坐不动,后来我们说可以稍微活动时,他却频频起来看朋友为他画到一半的画像,气氛甜美欢愉。作品完成后,在我们的要求下,渔夫严肃但又掩饰不了内心的喜悦,在画作上一笔一笔的,谨慎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此次的写生,就实际作品而言,我是一无所“出”;然,就心灵体验而言,我却是满载而归。

被浏览次数
560369
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