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文章

他尽力做到他所能做的,他要自己心安无愧


  深爱先生,她哀怨无助地说:“任谁听都不会相信,为了保全婚姻,我下跪跟家婆道歉,她还是恨我。”她说不忍心看先生愁白头发,频频叹息无能为力,夫妻间的对话越来越少,两位幼小无辜的儿子,目睹家庭支离破碎,害怕孩子对未来失去想像。“这段婚姻里,留着我一半的人生,我不愿意因为极端的婆婆放弃,苦撑修补十年,却没有任何改变,只是越来越糟糕。工作、婚姻和小孩,这个家让我累坏了。”怡姐说,因为家婆的排挤,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实的存在感。她曾经那么想成为婆家的人,尽心做一名好媳妇,未来,她仍会做下去。她想好了,也许家婆不见她,她会先把距离拉远,请先生转交心意,她仍是先生的至亲,她唯一的家婆。但是,她很想问家婆一句话:“你到底要什么,你知道吗?”

  

他尽力做到他所能做的,他要自己心安无愧

 

  于是,他选择老婆和儿子,虽然暂别母亲,但罪恶感和内疚更深。他固定每晚致电请安,过年过节提着滋养礼盒前去探望,虽然妈妈还是不断说起爸爸,想自我了断,一死百了,但妈妈似乎愿意正眼看他了。只是,他怕有遗憾,活在恐惧中,害怕半夜打来的电话。

  他尽力做到他所能做的,他要自己心安无愧。他不能把全家的幸福,一起埋下去,他不能让年幼的小孩,面对永远悲伤的父母。这是他帮小孩和老婆选择的路,他希望小孩能在正常的环境下,有健康的身心平安长大。至于儿子这条路,他会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被浏览次数
143201
所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