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撰稿:回忆去年的除夕 我与妈妈的除夕优质

编辑:周舟 | 时间:2021-02-08 21:41:14
来源:互联网
正文
编辑推荐
  【回忆去年的除夕  我与妈妈的除夕】去年除夕我和爱人来到儿子军营过春节,一桌丰盛的酒菜是过去想都没想到的。后来,儿子替我们交了伙食费。
回忆去年的除夕

  桌上有百多元的粮食泡酒一壶,香醇扑鼻,精致的千张(百页)、芹菜腊肉、扎耳根炒猪耳,还有儿子的同学从家乡邮来的大闸蟹,一家人其乐融融,两杯美酒下肚,不禁让我忆想起了老妈妈……

  我是1955年出生的,1975年,我从生产队会计升任小队长,娘儿俩披星戴月不舍昼夜地劳动,生活好了起来,我们娘儿俩养了一头大肥猪,有150斤重,是学明大姐夫从钦工镇上买回的,是个“西北窜子”,两耳小而竖,四腿细长,就是会跳圈,标准的淮安地区老品种猪,养不肥,瘦肉型的,妈妈说这种猪养到100斤以上就不跳圈了,嗨!真的!妈妈说:“今年我们也杀头猪,答谢答谢大家。”我想也好,过去多少年,庄上大队会计王殿楼大哥家偶偶过年杀头猪,猪杂碎、血旺每家一碗都要分享给众乡亲,那美味真是太绕“鼻”三年了!家族里也有过个三五年宰头年猪的,那时能够宰猪的,真算是富豪的象征(如今有猪了也是如此),都会请家族长辈,和本家一户一个代表喝“杀猪酒”的。

杀猪饭

  我们早早准备,筹划着,留下了猪下水,大肠小肠猪心猪肺,打当干净,忙了两天,终于两锅猪杂碎葱姜蒜兑好,香喷喷的给十好几位嫂子挨家挨户端一碗,请了鹤轩大爷、鹤美三爷,几个当家兄弟,还有老表邱桂林、沈桂林大哥、姐夫姐姐侄儿顺华两大桌,打了五斤串香酒,大家热热闹闹,狼吞虎咽海吃海喝了一餐,还有几娇惯侄子侄女们来嗞嘴的,加之妈妈厨艺好,大家吃的光光的,我和妈妈忙碌了两天,连口汤没顾上喝一口。就这样除了每家分个一斤两斤的过年肉,我们只留了二斤五花肉留着姐夫们来拜年招待,四个猪蹄子,腊月二十九,我们蒸了馒头锅,柴火锅堂顺便烀猪蹄,到了除夕晚上,盛上猪蹄侍奉给妈妈,我看了看,眉目皱了皱说:“妈!我很不喜欢吃这猪蹄。”妈妈说:“你又犟了,你不吃我知道,是想让我吃。”我说:“妈!您吃,我主要嫌太烂乎了,吃了着腻。”妈妈说:“不腻,我吃给你看。”粉烂的一个猪蹄,妈妈五分钟不到就吃了,我心里又感到欣慰,又感到惭愧,今天一定让妈妈饱餐一顿,我一边美美的啃着馒头,一边陪着妈妈聊天,谈明年规划,说美好前景,愉快的心情溢于言表,当最后一个猪蹄,妈妈为了剔一块猪蹄筋,嗑碰了一颗门牙,妈妈这颗门牙旁边是一颗包金的,这里面还有一个很惊人故事,我平生就没听说过这个故事。妈妈门牙,我看了十九年,没有一点看出是假牙,成色与自生牙无异,洁白亮丽,包金的龋齿讲话时闪闪发光,尽管穷的不得了,妈妈都能精心呵护自己一嘴洁白的牙,一袋向阳牙粉,仔仔细细的用,点上牙刷不多不少,细心漱刷三四分钟,保持干净利亮,妈妈说话伶牙俐齿,笑而不露齿,保持着一口洁白的牙,对人总是和蔼可亲,十等冥顽不化的人到了妈妈面前,几句话一说,总能俯首贴耳的,乖乖地臣服。

我与妈妈的除夕

  我看到妈妈牙齿脱落,心里咯噔一下,妈妈爱美,心爱牙齿保护得比眼睁重,我妈妈一脸慈祥,脸上没有一点痦斑,白白净净的,细细的眉目,两耳略有向前招,耳垂厚而丰,鼻梁挺括,鼻头饱满,鹅蛋型的脸,说起话总是嘴角往上翘,一双眼睁非常机智敏锐,我的同学朋友上级来家里作客,两句一说,马上他们就象一家人那么亲切。我吓得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妈妈微微呡嘴而笑,幽默地说:“总是你这个忤逆子舍不得吃,害得老娘赔了一颗牙。”妈妈安慰着我,讲起这个门牙的历史……饭后,妈妈接着为我梳理几年的过与错!大致意思是:不要先入为主,不要以己度人,不必刻舟求剑,不可有负期望。该远离就不要将就,可包涵当勇敢接纳,应感恩当勉力回馈,对救命的不遗余力。

收到1058个赞
会员撰稿:回忆去年的除夕  我与妈妈的除夕
  【回忆去年的除夕 我与妈妈的除夕】去年除夕我和爱人来到儿子军营过春节,一桌丰盛的酒菜是过去想都没想到的。后来,儿子替我们交了伙
下棋有意落子有声 棋如人生不同玩法不同格局命运
  【下棋有意落子有声 棋如人生不同玩法不同格局命运】最近玩天天象棋,两个账号,两种心态,两种玩法,棋如人生,棋如格局,棋如命运~~
原创精选|中国家庭悲剧性问题-女人占了“半边天”,可还不满足
  中国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伊始,中庸"三纲五常等儒家思想就统治了华夏大地。家庭中自然是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地位低下的女人更
原创精选|女人,如果爱上一个有家庭的人,请打开看看
  爱上一个已婚的男人,女人总是处于劣势的一方,被人奚落,被称作小三、小四。当真的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各种舆论,针对的不是男人,而
原创精选|家庭教育办公:VR让你的家庭办公体验更酷炫
  不管是初来乍到的企业新秀还是成熟老练的职场达人,他们都认为在家办公是一件颠覆生活的体验,同时也有比较糟糕。这也就是为什么We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