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精选|中国家庭悲剧性问题-女人占了“半边天”,可还不满足优质

编辑:周舟 | 时间:2020-08-25 19:52:56
来源:互联网
正文
编辑推荐
  中国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伊始,“中庸”"三纲五常”等儒家思想就统治了华夏大地。家庭中自然是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地位低下的女人更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中国家庭悲剧性问题-女人占了“半边天”,可还不满足

  虽然这实属封建毒草,可是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画卷中每天上演的悲喜剧多与家庭无关,因为男人做为当仁不让的户主对儿子和妻子有绝对支配权。儿子不听话,过去叫“忤逆”,属“十恶不赦”大罪,也就是因此被告入了狱连天下大赦都没戏的罪。所以父亲打死儿子大家都认为天经地义,没人会告官府,还会被邻居认为教子严厉而大加赞赏。

  做为父亲也好象不怎么心痛,反正又不计划生育,三妻四妾也都愿意加大生产力度。女人不听丈夫的话什么也不用说直接休掉,没有调解员给你们调解,也不用到法院起诉那么麻烦,写个休书就算BYE-BYE了,脸皮薄的没脸回娘家,直接就自裁了,这样还可以进婆家的祖坟。

  (男方可能是怕女方的娘家告)于是女人小心翼翼侍候一家男人,整日看一家大小男人的气,忍气吞声挨着。整天在心里诅咒丈夫丈夫早点死,丈夫就是应验了,日子也不会好过,一辈子都得为丈夫守节不能改嫁,受不了改了嫁死后都不能进夫家的坟(怕死后两夫争被阎王判为一人一半)。

  封建社会的女人一辈子只是一点盼头,那就是混到儿子娶妻当婆婆了,才好对儿媳妇发泄半生的怨气。

  “雄鸡一唱天下白”,革命党人结束了两千多年的封建主义,孝子节妇们也从封建压迫中解脱出来,不再受“三纲五常”的毒害。妇女成了半边天,儿子也敢跟爹叫板,家庭问题却上升成了社会问题,悲剧不断产生于各个家庭,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影响了经济发展。据我分析,现代中国家庭有三大悲剧性问题,你不信,那就听我慢慢道来。

  问题一:夫妻关系

  现在妇女社会地位提高了,占“半边天”,可妇女同志们还不满足,想独霸江湖,把男人看的严严的,家庭成了“四好丈夫”培训班。“工资奖金全交,剩菜剩饭全吃,脏活累活全干,娱乐活动全免”。就是都做到了,做妻子的还是不满意,嫌男人没出息,鼓励男人去拼,去想方设法地出人头地,可不知丈夫出人头地了,第一个事情可能就是休了"黄脸婆",要不就是在外面另筑"温柔窝"。虽然说不象过去说休就休,可女人在家里的威信是没有了。要强的女人说离就离吧,可是离了青春已经不再谁还会要她呢?也有的女人就这样被征服,重新成了封建主义“三从四德”的模范。(男人以离婚为武器,找到了女人的软肋)你说这不是个悲剧么?

  问题二:婆媳关系

  这是几千年来的老黄历了,虽说现在年轻人结婚多各立门户,婆媳关系不再频繁勺子碰锅沿了,可婆媳的战争从没有停息过。现在电视上众多现代家庭伦理剧中婆媳冲突还是永久的话题。婆媳冲突受害的最大莫过于中间的小男人了,两头受气,两头不落好,俨然一变成为风箱中的鼠类。当婆婆的和妻子的也不为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考虑考虑呀,我们男人的寿命一直以来不如女人,就是因为有和她们生闷气的缘故呀。这不也是家庭悲剧么?

  问题三:父母跟孩子的关系

  一位西方哲人说过:只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爱。只有孩子能独立成为社会栋梁之才了,父母才可以称之为成功呀。可大家看现在大多数父母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吧!说溺爱都不能形容了,简直就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宠物养了,一切以满足孩子需要为目标。看现在“成就”了多少畸形教育下产出的逆子呀,新闻报导每每报道,什么为要钱不给杀害父母的,什么为上网筹钱抢劫的,什么聚众吸毒的,前两年还出了一个大歌唱家的儿子聚众强奸的……不一而足。呜呼,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教育出的孩子。真是“儿女是债”。

  撰稿人:虎哥

收到1455个赞
原创精选|中国家庭悲剧性问题-女人占了“半边天”,可还不满足
  中国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伊始,中庸"三纲五常等儒家思想就统治了华夏大地。家庭中自然是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地位低下的女人更
原创精选|女人,如果爱上一个有家庭的人,请打开看看
  爱上一个已婚的男人,女人总是处于劣势的一方,被人奚落,被称作小三、小四。当真的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各种舆论,针对的不是男人,而
原创精选|家庭教育办公:VR让你的家庭办公体验更酷炫
  不管是初来乍到的企业新秀还是成熟老练的职场达人,他们都认为在家办公是一件颠覆生活的体验,同时也有比较糟糕。这也就是为什么WeWork
教师原创|窗边的思考——读《窗边的小豆豆》有感
  在这样一个和风送暖的三月,我静静地窝在办公室窗户下的斜阳里,读着从学生那里借来的《窗边的小豆豆》,这本书,我很早就听介绍过,在
教师原创|家庭教育智囊:弯腰也是一种智慧
  风发狂的时候,小草弯弯腰,躲过了灭顶之灾;雪肆虐的时候,雪松弯弯腰,甩掉了枝头重负;秋收的时候,谷穗弯着腰,收割了沉甸甸的幸福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