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旭阅读  |  最近更新  |  SiteMap  | 
注册
手机版
早旭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美文欣赏 > [美文]刘同尘:“美文”不美

[美文]刘同尘:“美文”不美

分享人:观察人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6-10 11:25:45 阅读:0

  《大森林文学》,2017年第一期的“开卷美文”,刊发的是北岛的《回答》。

  这首诗美吗?美在哪?这首诗虽然叫朦胧诗,但是,北岛的回答并不朦胧:

  “我——不——相——信!”他不相信什么?

  “开卷美文”介绍北岛:“曾参与著名诗刊《今天》的创办和编辑工作。……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用意是抬高北岛的身价,其实适得其反,恰好说明北岛是什么样的诗人。

  有位网名叫卧夫制造的人说:“《回答》作于1976年清明前后,初刊于《今天》创刊号(1978年12月23日)”。

  1976年清明节,的确有很多诗作怒斥四人帮,请打开《天安门诗抄》看看,没有北岛的《回答》。1976年中国还没有这样的朦胧诗。

  “开卷美文”说:北岛“1979年发表诗歌”。那就是说《回答》作于“文革”结束之后。

  “开卷美文”介绍北岛:“曾参与著名诗刊《今天》的创办和编辑工作。”卧夫制造说:《回答》初刊于《今天》。二者的说法基本吻合。

  1978年、1979年是什么样的历史背景?

  1978年春季,位于当时北京西单文化广场南侧一带的一道灰色矮墙,被称为“西单民主墙”。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从这里开始。

  1978年底,一些所谓非官方的报纸刊物如《四五论坛》、《北京之春》、《人权同盟》、《探索》、《今天》、《沃土》,还有青岛的《海浪花》、贵州的《启蒙》等,把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张贴在这个墙上,其影响扩展到全国主要城市。时称“西单民主墙运动”。

  1979年初冬,北京西单一带大字报、小字报贴满了建筑物的墙壁,首都各界和外地来京的人们,还有许许多多的“老外”们蜂拥而至,白天晚上,把个西单地区堵得水泄不通。

  有些境外新闻媒介为“西单墙”一个劲儿地煽风鼓噪、呐喊助威。国内有识之士和更多的人民群众,则忧心忡忡。全国看首都。“西单墙”出现后,各地大中城市也相继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墙”,一时有蔓延全国之势。

  1979年11月下旬举行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是一次载入史册的非常重要的会议。会议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和精神,不仅认真、充分地讨论了如何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整顿城市社会秩序等问题,而且特别讨论了“西单墙”的问题。

  1979年12月6日,为了维护首都交通和人民生活、工作的正常秩序,整顿首都市容,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和人民政府决定,禁止了“西单墙”。

  “西单墙”出现后,引起党中央的重视。1979年3月30日,小平同志发表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讲话。他阐述四项基本原则以后指出:

  最近一段时间内,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少数人的闹事现象。有些坏分子不但不接受党和政府的负责人的引导、劝告、解释,并且提出种种在目前不可能实现的或者根本不合理的要求,煽动、诱骗一部分群众冲击党政机关,占领办公室,实行静坐绝食,阻断交通,严重破坏工作秩序、生产秩序和社会秩序。

  不但如此,他们还耸人听闻地提出什么“反饥饿”、“要人权”等口号,在这些口号下煽动一部分人游行示威,蓄谋让外国人把他们的言论行动拿到世界上去广为宣传。有个所谓“中国人权小组”,居然贴出大字报,要求美国总统“关怀”中国的人权。这种公然要求外国人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是我们能够允许的吗?有个所谓“解冻社”,发表了一个宣言,公开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说这是分裂人类的。我们能够允许这种公开反对宪法原则的“言论自由”吗?

  上海有个所谓“民主讨论会”,其中有些人诽谤毛泽东同志,打出大幅反革命标语,鼓吹“万恶之源是无产阶级专政”,要“坚决彻底批判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因此中国现在不是搞四个现代化的问题,而是应当实行他们的所谓“社会改革”,也就是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他们公开声言,他们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四人帮”没有解决的那些“走资派”。

  他们中间有的人要求到外国去“政治避难”,有的人甚至秘密同蒋特机构发生联系,策划破坏活动。

  很明显,这些人就是要千方百计地破坏我们工作着重点的转移。我们如果对这些严重现象熟视无睹,那我们的各级党政机关都只有被他们困扰得无法进行工作,还有什么可能考虑四个现代化?

  这些事件诚然是极少数,并且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抵制,但是值得严重注意。第一,这些人一般都打着所谓民主的幌子,很容易淆惑视听。第二,这些人利用林彪、“四人帮”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社会问题,很容易蒙蔽一部分目前有困难而政府一时还不能完全予以解决的群众。第三,这些人开始结成各种秘密的或者半公开的组织,一面在全国范围内互相串联,一面同台湾以及国外的政治力量相勾结。第四,这些人中还有一部分人同社会上的一些流氓组织以及“四人帮”的一些党羽相勾结,以扩大他们的破坏活动的范围。第五,这些人力图利用我们某些同志的这样或那样的不慎重的言论,作为他们的借口或护身符。以上的情况说明,同这些人的斗争不是很简单的、短时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努力做好工作,把受他们蒙蔽的群众(其中许多是天真的青年)同这些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分离开来,要按照法律,对这些反革命分子、坏分子进行严肃的处理(《邓小平文选》1983年版159——161页)。

  北岛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大喊:“我——不——相——信!”的。这样的诗人,是什么诗人?这样的诗,是什么诗?还用挑明吗?

  “开卷美文”说北岛:“曾参与著名诗刊《今天》的创办和编辑工作。”

  《今天》是北岛大喊:“我——不——相——信!”的刊物。

  豆丁网说:“1980年9月,《今天》被有关政治当局勒令停刊”。

  搜狗百科说:“1980年9月,《今天》被要求停刊。

  1990年在北岛的主持下《今天》文学杂志在挪威复刊,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发行,其网络版和论坛也享誉世界各地汉语文学圈。”

  《今天》是很“著名”。难道我们不该问问它为何“著名”吗?它著的是什么“名”吗?这个“著名”的《今天》,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对我们为之奋斗的共产主义理想是什么态度,该不该问问?习总书记一再要求讲政治,难道文学不讲政治吗?

  “开卷美文”说北岛:“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一些中国作家,对诺贝尔文学奖,崇拜的五体投地,垂涎三尺!我们不能不问问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值得崇拜和追求吗?

  2016年6月9日,红色文化网的文章:《煞费苦心的胡吹乱捧——再评刘再复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言论》指出:

  “季羡林先生早在l988年就对‘我们国内有一些人特别迷信诺贝尔文学奖,迷信的劲头十分可笑’”(季羡林《悼念沈从文先生》,季羡林《故人情深》第124页,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

  “196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决定授予法国哲学家萨特,遭到萨特的拒绝,其理由之一是该奖‘人为地成为一种西方集团的奖金’、‘成为一种保留给西方作家和东方叛徒的荣誉’”。(孟昭毅主编《外国文学史》第282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1958年,该奖授予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苏共中央认定这是西方针对苏联的敌对行动,是国际反动势力旨在煽动‘冷战’的手段”(《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8卷第331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

  “刚刚颁发的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白俄罗斯女作家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俄罗斯著名作家、作协两主席之一的科罗宾接受采访时指出,阿列克西耶维奇之所以获该奖,‘并非由于作者出色的艺术成就’,而是由于她的作品‘一直有政治主题’,并说:‘超越政治的诺贝尔文学奖是不存在的’”(林精华《诺奖的国际政治学:何谓“白俄罗斯文学”?》,《文艺报》2015年10月14日)。

  红色文化网的文章结尾指出:“某些海外人士对我国当代文学进行是非颠倒的评判,是由其固有的立场和价值观所决定的,西方世界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普遍怀有偏见,那些丑化中国共产党、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丑化中华民族的作品,满足了西方人通过中国当代文学了解中国的愿望,于是便大量引进,并为之喝彩,予以重奖。”

  1995年6月9日,《经济晚报》的文章:《英籍华人女作家韩素音女士谈诺贝尔奖》:

  英籍华人女作家韩素音女士,1995年在沈阳对一些追求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们说:“你们为什么那么看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不一定是很优秀的。评奖不光有文学因素,还掺杂了许多政治因素。很多人说,韩素音也该获诺贝尔文学奖了,可是,他们不会评我,因为我介绍了共产主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有他们的看法,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假如有一天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我,我会拒绝。”

  再看看瑞典文学院给高行健、莫言的授奖词。

  给高的授奖词:

  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专制国家”!

  赞扬高行健:“他对儒家正统以及马克思主义学说一直持猛烈批判的态度。”

  给莫言的授奖词:

  “莫言的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将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在莫言笔下没有毛时代中国的〝标准人民〞,而是充满活力、不惜用不道德的手段来满足他们的生活,打破被命运和政治划下的牢笼。”

  “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报里的快乐历史。他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对50年来的宣传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看看以上这些资料,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不需细说吧?

  明白了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就可知道: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是什么人?他们的文学又是什么文学?也不用多说了吧?

  2014年10月15日,习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是我们党建党以来,第二次召开这样的座谈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召开这样的座谈会,意义深远,是文艺工作的里程碑。

  在文艺座谈会上,总书记的讲话,到会者的发言,只字没提诺贝尔文学奖,没提莫言,没提莫言的文学。

  习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

  “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是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果‘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把作品在国外获奖作为最高追求,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东施效颦,热衷于‘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那一套,绝对是没有前途的!”

  这是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否定,是对莫言的否定,是对莫言文学的否定。是对那些对诺贝尔文学奖崇拜的五体投地的人们及其观点的否定。

  在习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近三年之后,还把“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当作抬高身价的光环,不觉得迂腐吗?

  “卷首美文”是起导向作用的。

  把北岛的《回答》放在卷首,称其为“美文”,是什么意思?启示人还写“我——不——相——信!”吗?

  《大森林文学》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办的刊物,它不是民办的,按着习总书记的要求,它应该姓党。党办的刊物,不该宣扬北岛和北岛的《回答》。

最新文章

网友最爱